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两个萝卜章引发的惊天骗局

时间:12-03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31

两个萝卜章引发的惊天骗局

这是一场持续4年多、涉及资金超300亿的骗局。截至2019年案发,罗静的“承兴系”实际造成损失88亿余元。这场涉及上市公司、财富管理机构、券商、信托的高端诈骗,采取了最“朴素”的方式。01、300亿骗局因为两个萝卜章,京东等公司被追债34亿多元。有网友表示:“终于理解把公章挂腰间的李国庆了。”说起京东“躺枪”,还要从一则开庭公告说起。11月24日,诺亚财富旗下的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上海歌斐”)和上海自言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自言汽车”),起诉京东和“承兴系”3家公司的“其他合同纠纷”一案,再次开庭。据悉,在本次诉讼中,上海歌斐和自言汽车要求京东等4家公司,偿还其在“承兴系”案中被认定的全部损失。11月28日,诺亚财富还回复媒体称:“上海歌斐在事件发生时便尽可能快速地进行了相关起诉,本次庭审并非第一次,因案件涉及其他刑事等程序,故庭审时间有所延迟。”该案件是当年轰动一时的“承兴系”合同诈骗案的衍生案件。2015年2月,曾获得“商界木兰”之称的女商人罗静,拿到了与苏宁易购、京东公司开展供应链贸易的业务。其中,罗静实控的“承兴系”公司先行垫资为苏宁、京东拿货,待到苏宁和京东卖完再结账。这样一来,罗静的公司就会产生很多应收账款,这种应收账款的模式也给了罗静闪转腾挪的空间。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起诉书称:广东承兴等“承兴系”公司,在实控人罗静等人的安排下,利用与京东等公司的供应链贸易背景,通过私刻印章、伪造购销合同、虚构应收账款等融资所需材料,先后与上海歌斐、湘财证券、中植系的摩山保理、云南信托等被害单位,签订应收账款转让及回购协议等合同。同时,“承兴系”还假冒他人公司员工身份、截留并伪造应收账款债权确认文书,让上述被害单位对虚构的应收账款信以为真,以此骗取融资款;并在明知供应链贸易融资不断亏损、“承兴系”公司已资不抵债的情况下,持续骗取融资,所得款项用于偿还过去融资项目及银行借款本息、支付各类费用等。截至案发,“承兴系”累计骗取融资款共300多亿元,给上海歌斐等公司造成经济损失共80多亿。拿到钱后,罗静还先后在北京、广州等地进行买房买车、招聘员工、租写字楼、投资主题公园等扩张活动;随后又收购了3家上市公司,试图通过做大市值来堵窟窿。不过在2018年,监管加强了对金融的管控,罗静收购的上市公司股价一路下滑,罗静“拆东墙补西墙”的游戏也玩不下去了。2019年,罗静资金链断裂,她找到同为木兰汇成员、诺亚财富的实控人汪静波,期望能再从老朋友这里融点资,缓解资金紧张。但汪静波觉察到事情不对,将其堵在办公室,并拨打了报警电话。警察将罗静带走后,这场持续4年多、涉及资金超300亿的骗局就此揭开。截至案发,罗静的“承兴系”实际造成损失88亿余元,其中包括上海歌斐的34.19亿元。2022年4月,几十名投资人联合致信诺亚方面,要求说明其为何无法识别伪造的京东印章等十项疑问,并质疑诺亚方面起诉京东的行为毫无意义:“基金爆雷后,诺亚以京东为挡箭牌、安抚人心。但刑事判决已出,根本未涉及京东,一切都是罗静造假,刑事已定案,民诉只是借口、毫无意义。”今年11月28日,诺亚财富在《关于近期“承兴案件”相关发布失实的郑重声明》中表示,“承兴方有关主体的刑事诈骗涉及歌斐以及其他多家金融机构,歌斐代表所管理的相关私募基金,作为该欺诈案件受害者之一,于2019年事发第一时间果断采取司法维权行为,尽最大努力维护全体基金投资人的合法权益,积极推动风险化解。”目前,该案件正在审理阶段。02、被“京东应收账款”迷住了?虽然该案件目前仍在审理,但是对于遭受损失的投资者来说,该事件仍难以接受。“听到销售的是京东应收账款的固收产品,感觉十分放心,所以当时就买了。”有投资人在雪球表示:“没想到在2019年6月,该基金的规模突破100亿后,突然接到诺亚的告知——诺亚公司被融资人承兴诈骗了,因为‘京东’已否认应收账款的真实存在。”或许和投资人一样,诺亚财富也被“京东应收账款”迷惑住了,在实施诈骗的罗静等人被抓后,至今仍追着京东不放,要求京东偿还34亿的应收账。诺亚方面11月28日回应红星资本局采访称:“起诉动作并非近日才选择,在2019年6月发现诈骗嫌疑的第一时间,上海歌斐即向公安机关报案,并及时发起民事诉讼保全相关方的资产。”不过,另据新京报报道,上海歌斐并未对京东进行保全。前面提到,投资人质疑诺亚方面继续起诉京东的行为“毫无意义”。实际上,不少法律界人士也对诺亚向京东索债一事无甚信心。上海澜亭(杭州)律师事务所指出,本案中,诺亚方面对盖了假章的合同并没有认真审核,导致出现如此大的纰漏,企业对于合同这类重要性的文件应严把审核关,如发现假公章盖合同的情况应第一时间取证并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。北京乾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兴尧律师进一步明确表示,虚构应收账款分为两种情形,一种是债权人单方的虚构,另一种是债权人与债务人合意虚构应收账款。“如果确系债权人单方虚构应收账款,这个应由转让人(本案中为“承兴系”)自行承担相应的民事及刑事责任,自不待言。但这里也存在保理人(指诺亚)是否尽到审慎的注意义务。”北京盈科(成都)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倩也认为,“承兴系”案件中,欺诈风险产生的原因最主要在于,受害保理机构未对底层资产的真实性进行审核,一旦买卖双方基础交易的底层资产是虚假的,那么应收账款就不存在,保理业务也就丧失了开展的根基。“供应链金融单个产品就投34亿,本就是很不可思议的事。”有诺亚前员工对「市界」表示,“一般投资某个供应链金融的项目,几个亿已经蛮多了,34亿实在是太多了,鸡蛋不应该放在一个篮子里,况且是这种类型的产品。就算没有萝卜章的问题,如果有一环出错,这34亿就会暴露很大风险。”03、有钱人的必选项在财富管理领域,诺亚是个不容忽视的存在。11月30日新出炉的三季报显示,诺亚控股第三季度净收入为7.5亿元,同比增长 9.6%,主要是由于募集费收入增加。净利润率为 30.9%,较 2022 年同期的 26.0%有所增加。截至2023年9月30日,公司总资产管理规模为1549亿元,诺亚在财报中称,“我们的资产管理业务通过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(「歌斐资产管理」)进行。歌斐资产管理开发及管理的资产包括私募股权、房地产、公开市场投资以及以人民币及其他货币计值的多策略投资。”此外,同期诺亚控股理财师的数量为1408名,其中包含77名海外理财师。注册客户总数为452222名,同比增长4.4%。诺亚控股的客户分为五大类,即象牙、黄金、白金、钻石及黑卡客户 ,每一类均有定制的服务模式。黑卡客户指资产配置存续规模超过人民币5000万的客户。钻石卡客户指资产配置存续规模超过人民币1000万元但少于人民币5000万元的客户。金卡客户指资产配置存续规模超过人民币100万但少于人民币300万的客户。2021年底,诺亚控股黑卡客户及钻石卡客户数目为8197名,2022年底增加18.2%至9689名。不仅如此,2022年,公司还识别出逾3000名潜在钻石及黑卡客户,并迎来了逾1000名金卡级别或以上新客户。从以上数据看,这倒是非常符合诺亚控股“中国的领先高净值财富管理服务提供商”的自我定义。在港股上市招股书中,诺亚控股对市场前景抱有充分信心。其引用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称,于2016年至2021年,中国高净值人口的复合年增长率为10.1%,由130万增加至210万,而高净值人群可投资资产总值的复合年增长率为13.1%,由 28.7万亿元增加至人民币53万亿元,为专业财富管理服务创造出巨大需求。一位投资者向「市界」表示,随着高净值人群的数量不断增加,追求财富的保值、增值、传承,是他们必须要做且无法回避的事情。虽然高净值人群手里的钱多了,投资理财成为必要项,但正如诺亚财富投资人们的遭遇,风险也无处不在。诺亚控股2023中期报告称,集团于2020年向所有受影响承兴投资者提出自愿和解计划,截至2023年6月30日,约72.7%的承兴投资者已接纳和解计划,占承兴产品涉及未偿还投资总额人民币34亿元的约75.4%。不过,尚有42名投资者对上海歌斐或其联属公司提起的法律诉讼仍未解决,索偿总额超过1.44亿元。(作者 | 路春锋 陈 畅,编辑 | 韩忠强)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